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直男×

[双北/大薛]牵丝戏 [明侦帅府全员 上]

CP 大天师×戏子薛  双北 私心白鬼

背景明侦   帅府有鬼 私设多


1.


前尘旧事莫提。


2.


天色已晚,可戏台却真算得人声鼎沸,灯火通明,不少当地名流都坐在戏台前等待着,不多久一人浓妆艳抹而出,声调哀叹婉转,如泣似叹,问来只觉心生悲戚。


看向他眼中,双眸流露出切实的悲恸与感伤。


不少人为等他的演出,在寒风中肃立很久,此时脸上却都因他的唱腔显出悲哀的神色。


[何先生初到贾城,]身穿深蓝色笔挺西服的男人说道,[想必是没听过薛老板的演出?]


[人何某虽没见过,名却有所耳闻,]何先生一笑,看向身旁的人,[撒参谋若不介意,不如为何某讲个究竟。]


[想必您听过薛老板唱腔有[闻之断肠]之名,往常的老板极少自己上台,他却是个例外,几乎是他们的台柱,唱腔清丽哀怨,不才也时常来听几曲。]撒参谋说道。


[不过——]他突然又拖长了声调,意有所指地说,[近日贾城如此多的军官惨死家中,他却仍不受任何影响的登台亮相,未免有些太过淡然了。]


语罢他又笑了笑,说道:[不才与先生一见如故,多说了几句,先生不要见怪。]


他这人总是这样,明明每句话都要带一些刺,却还是显得每句话都毫无锋芒一样。


何先生笑了一下。


但锋芒还是太显了,不只是真心中无愧还是搬弄是非。


[哪里话。]何先生说。


3.


入了后面那道帘子,薛老板刚遣散所有人,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来了?]他头也不回,兀自地对着镜子里卸妆,[东窗事发?]


[还好,目前没怀疑到我身上,]来者慢悠悠的说道,伸手摘下薛头上的一根金钗,[今日唱的什么?]


他这才扭过头撇了他一眼,似是有些嗔怪的说:[你知道又有何用,不是不愿意听?]


[那可真是对不住,]他说,声音里却并无半丝悔意,[上次我在你上台时来了,你不是也不高兴?]


[也不知道是谁在我下台谢酒的时候抓住我说别太辛劳?]他说,[怕不是来砸场子的。]


闻言开始笑,笑得半伏在他薛肩上,然后又在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来了个硬茬儿。]


[随机应变。]他也启唇回一句。


4.


贾城的天总是有些冷的,何况已经入冬。


欧姨太裹着裘衣站在门口,鬼留洋烤着火仍然有些发抖。


[小鬼,还好吗?]她问道,[这儿,的确是有点儿太冷了。]


[还好,]她用力的擤了下鼻涕,说道,[的确是太冷了,刚入冬竟然下起雪了。]


[那个何先生也不让我们出门,说是大帅的案子结束前不可随意走动,]她看着门外,[分明是变相监禁。]


[嗯嗯!]鬼留洋颇为赞同的重重点了点头。


[对了,你那位留学时遇到的白马王子呢?]她扭过头,戏谑的看向鬼,[不是说要娶你吗?]


[对啊!]鬼似乎是想起什么高兴的事,精神一时振奋了起来,眼睛都亮了许多,[白白把手镯给了我,他答应我的,一定不会反悔!]


[那样一切都好,]欧轻声说,[就是要把这个鬼案子解决了再说。]


贾城一下子四名军政大官离奇死亡,实在是太让人胆寒了,这种乱世里,他们无一不小心谨慎权势滔天,到底是谁才能杀了这样的人?还是四个?


[这个冬天,格外的冷啊。]


TBC

评论(9)
热度(92)

© 无为有处有还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