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直男×

[魏高管×鸥空姐]成全[中]

3.


彼时他们还是恋人,大学校园里少年不识愁滋味,对于未来生活的向往将他们整个囊括。


太阳永远是那么明亮,他们歌颂太阳;爱情永远是那么美好,他们歌颂爱情。两个人站在阳光下拥抱着,风轻柔的卷起他们的衣梢。


意气风发的,似乎看到了未来全部的美好。


魏一直都是明朗还带着些青涩的,鸥也是一样带着活泼的成熟。


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像诗中一般,急忙赶去上课的少年撞到了榕树下写文章的少女。


少女的白裙子被打翻的墨水染上污渍,她惊呼一声,眼眶里也盈满泪水。


鸥的家境并不富裕,这是她省吃俭用才攒来的钱,她第一天鼓足勇气穿来,却未想到会弄脏。


魏对于女孩子本就笨手笨脚,对于哭的女孩子更是手足无措,一时之间慌了神,连上课这件事都忘了。


他蹲下身,看到女孩洁白裙子上的墨渍,连忙道歉,然后说要给女孩清洗,或者赔她一件。


鸥泪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魏穿着一身洗的有些发白的衣服,可以看出家境大概和她一样不富裕,勉强温饱。但是他的衣服的领口,袖口都洗的干干净净,有很好闻的肥皂味。


他的眼睛也和衣服一样干净,神色认真,小心翼翼的安慰她,递过来洁白的手帕。


[没关系,]她带着鼻音应了一声,[我可以自己洗的。]她明知很难洗净,但男孩也不是故意的,她不忍心多诘责。


[这…是我弄脏的应该我来洗,]他说道,然后似乎有点犯了难,[可是,我不知道姑娘你叫什么?]


[我叫鸥,]她说道,[你呢?]


[我,我叫晨。]他也回答道。


鸥还是拗不过魏,最后还是交给他,让他去洗了,临别前两个人才发现他们是一个系的,都惊讶而又有些欢喜。


过了几日,鸥在图书馆里奋笔疾书,突然听见有人轻轻敲了敲他的桌子,抬头一看,映入的是魏有些羞赫的笑脸。


[是你?]她很惊喜,一不小心声音有些大,图书馆的人纷纷侧目,她红了脸,拉着他一同出去。


[洗好了,给你,]他将衣服递给她,[不过有些墨渍没有洗清……但是我觉得你会喜欢的!]


她有些疑惑,但是当她把衣服展开,惊讶的发现原先染上墨晕洗不净的地方,被人用水墨画上了一朵朵梅花,一袭白裙显得更加素雅,更有意境。


她兴奋极了,捧着衣服欣喜的拉住他:[你真是太厉害了!]


他笑着,没有告诉她这是他请求一个关系不太好的同学,苦苦请求来的,只是怕她再露出沮丧的表情。


自此以后两个人便熟识了,很少有人相信,现在气势不凡高挑美艳的鸥空姐,也曾因为家境的贫寒而自卑安静。


不少家境不错的男学生对她百般示好,她无一不是拒绝了,只愿意和魏,这个家境与自己相差无几的男孩一起聊天学习。


平日里低着头不发一语的鸥,每每遇到魏的时候,脸上总会扬起真正的笑容,整个人都泛起光彩来。


她总是飞奔着跑向他,而他也会静静的站着,笑着等她过来。


4.


鸥的学业不错,虽然不算名列前茅,但是得到一个不错的工作还是绰绰有余的。


魏的学业却只能是勉勉强强,他并不是不努力,可能是这样的学科并不适合他,鸥看着他难过,心里也是伤心极了。


但是他说,只要能和她在一个单位,他会更加努力的。


鸥笑着,将自己做的题一次又一次的递给他。




一天,鸥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让她如坠冰窟。


[小鸥,你爸爸病的很严重,赶快回来。]


她只来得及让魏帮自己请了假,就提着行李箱急匆匆的回到了家里,然而她还是没来得及看到自己父亲的最后一面。


她几乎崩溃了,嚎啕大哭,她母亲去的早,她从小到大都是和父亲相依为命,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几乎夺去了她的整条命。


[小鸥,]她的姑姑来了,握着她的手,[你爸爸去世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


[所以啊,这学你就不要上了,女孩子家知道那么多也没用,不如回来,姑姑给你介绍了一个好人家,相夫教子,多好啊。]


鸥愣了,她万万没想到姑姑会说出这样的话,好半饷才反应过来,艰难的问道:[为什么……?]


她的姑姑突然变了脸色,有些不耐烦的说:[哪有什么为什么?哪来的钱给你读书?趁早告诉你,你爸爸的钱你可别想要,女孩子终归是别人家的,给你还不是打水漂啊,我和你爸爸才是一家的!]


[你那死老爸,也是短命,还写什么遗嘱说要给你,呸!他想的到美!这可不符规矩——]


她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力气,挣开姑姑的手,抢过了手中的遗嘱,飞也似的跑了,不顾身后的叫骂与劝阻。


〖离开这个地方。〗


她心里只剩了一个想法。


〖再也不要回来。〗



她回到了学校里,浑浑噩噩的走着, 一路不知道撞了多少人,她一句话都不说,还是低着头往前走。


[你走路不长眼的啊!]不知道那个人推骂着她,她浑似一具行尸走肉,没有半点反应。


突然一个人拉住了她的手腕,带着她离开。

[你怎么了?]魏关切的看着她,[怎么这么心不在焉?多会儿回来的,我很想你。]


她两眼无神的看着他,似乎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小声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晨?]

[嗯。]


所有的委屈都爆发出来了,她哭了出来,魏吓坏了,跟初见时一样,慌乱的手足无措。


不知道哭了多久,魏就那样轻轻的揽住她的肩膀揽了多久。


等到她终于意识清醒一点,能够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沙哑的简直像另一个人。


[我什么都没有了。]


[不会。]他轻柔而坚定的说。


她抬起头看他,微微笑了一下 然后毫无征兆的,昏了过去。


TBC


评论(7)
热度(19)

© 无为有处有还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