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直男×

[社园]丽莎·贝克公主

 丽莎·贝克公主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他叫里奥,他和他的王后一直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王后为他诞下了一个女儿。

  “国王欣喜若狂,在他看来女儿是上天赐给他的珍宝,他视若掌上明珠,恨不得摄取太阳的光华来点缀他的女儿,若是怀里的女儿一哭,国王简直觉得太阳都黯淡无光了。

  “国王仔仔细细地思考后,决定给自己的女儿起名为丽莎·贝克。他请来最德高望重的神父为她洗礼,虔诚地祈祷上天保佑自己的女儿。

  “公主就这样一天天长大了,她曾沐浴着阳光歌唱,在月色下漫步在独属于她的花圃中。她给每一朵华贵或者无名的花儿起名,夜风轻拂过她和花朵,她的裙角和花们一起飞扬。晴朗的日子里,她喷壶里洒出的水雾甚至会带来一场彩虹。

  “她也曾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起舞,穿着漂亮精致的蓝色裙子,父亲牵着她的手,将她凌空抱起,短暂的失重感让她觉得自己是在天空中舞蹈,公主很享受那种感觉。

  “可惜,公主和国王都没有发现,王后被一只卑鄙的青蛙蒙蔽了,他巧舌如簧地夺得了王后的真心,于是王后背叛了国王和公主,将这个王国拱手放到了青蛙的掌控中。

  “国王和公主被流放了,公主很难过,她明白自己的那件裙子以后大概再也没机会穿了,虽然她觉得自己配不上那样精致的裙子,可是要真的舍弃还是让她难过,还有她的花圃——

  ——[不,丽莎公主配得上,她有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宝石的栗色长发,也有这世界上最清澈的祖母绿色的眼睛,那颜色是那样干净纯粹,仿佛隐藏于深林间的一泓清潭。]

  “唔,好吧,但是丽莎公主不那样想。她要和自己的一切珍爱离别了,过去的几年就像梦一样,梦醒即梦碎,只留下一点儿余温让她用来咀嚼取暖。

  “国王和公主风餐露宿,但丽莎公主从不叫喊苦和累,她会割下自己蓄了好久的长发去贩卖,买回一些食物来为父亲果腹。可是她越懂事,国王就越痛苦,他希望公主能够怪他骂他,还会让他的心里好受一些,他最亲爱的女儿,受到这样的折磨,简直和将他的心千刀万剐一样。

  “国王还是没有承受住这种折磨,他点燃了一场冲天大火,然后投入其中,当丽莎公主抱着野果跑回来时,只看到得到一个人扭曲的身影在火中,痛苦挣扎,眼泪模糊了视线,但她清楚的明白那是父亲。

  “她尖叫着哭喊着想要去火中救出父亲,却被后知后觉赶来的人们拦住了,她哭昏了过去,醒来后世界在她眼里变了样子,太阳发出的光芒无比刺眼,像是扭曲的杂乱线条。

  “公主被迫继续流浪街头,没有了父亲的保护,她只能和恶狗抢食,争着在诸多流浪儿中分一杯羹。哪怕那只是贵族吃剩的垃圾,对她而言却是活下去的保障。

  “公主和国王被流放的地方和我们的城市有些相像,都是一样的大雾弥漫,形形色色的人们于浓雾中面无表情的行走 ,栅栏大门影影绰绰,在那灰暗的雾霭下,不知道掩埋了多少罪恶。

  “然而那和公主无关,公主不愿意融入那些罪恶。于是她必须忍受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悲惨生活。

  “就在这时,拯救公主的人出现了,奇怪的是,那不是位王子,只是个落魄的一文不名的骑士。不过这位丽莎公主,也不过是个挣扎于生存的脆弱公主,于是她毫不矜持的向他求助。

  “那位骑士住在林中的一个小木屋里,那是仅存的一片净土,木屋外就是混乱不堪的集市,但小木屋里却是她梦中向上天祈求的安宁。骑士身边已经聚拢着很多孩子,但是最终还是将她领了进去。

  “公主感激极了,她感谢于骑士的好心。即使她身上的衣衫依然破旧不堪,也不能吃饱。但她依然为木屋后那片盛开的小花感动到热泪盈眶。

  “公主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看到花了,钢筋铁泥的城市里没有花儿,瓦石参差的缝隙里没有那抹亮眼的纯白。公主怀揣着最诚挚的心情,去照顾那些花。不多时花朵们已经开遍了屋后的小山坡,那些和公主一起生活的孩子们最喜欢去山坡上玩耍,公主教他们闭上眼睛置身花海,只用嗅觉感受花朵的存在。

  “除了花朵让她欣喜外,还有骑士也让她意外。那个看上去疲倦落魄的男人,为了他们一直在四处奔波,对公主也照顾备至。公主喜欢在晚上,骑士难得的休息时间里拉着骑士在屋外看星星,这样一直皱着眉头的骑士才会舒展眉目,躺在草地上睡着了。

  “公主将她的被子和骑士自己的一并给骑士盖上,然后坐在骑士身边,反复地确认自己现在平静的生活不是梦里,她有时候会恶作剧的给骑士别上一朵小花在鬓角,骑士总会无奈又无力地阻止她。

  “骑士是这个罪恶的城市里仅有的好人。公主对此深信不疑。他会给公主带回不漂亮但实用的草帽,她表示感激会给骑士编织精巧的花环——在她的印象里,那表明受勋者是一位至高无上的勇士。

  “能并且愿意将她从炼狱里救出,骑士先生的确是最英勇的勇士。公主时常这样想。

  “他们用简陋的彩球装点木屋,举行了舞会,会上骑士被孩子们撺掇,局促地朝她伸出了手,她轻轻一笑,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表示接受邀请。

  “骑士的舞技并不好,但是他非常小心专注,只为了不踩住公主珍藏许久的皮鞋。公主又找回了当年父亲牵着她跳舞的安心感,而这时是骑士给她的。公主对上骑士的眼睛,那双眼睛很坚定,公主只看得到自己的倒影。

  “他们曾经用挖来的野菜做了一顿清爽又可口的午餐,曾经用捡来的钢筋制成奇形怪状工具,又在一条清澈的小溪旁,迎着晚风,无言的靠在一起。

  “对于这座城市而言,她和骑士就像两个阴沟里的虫子,最为人不屑,可他们抱在一起,她就有了活下去的那份温度。

  “也有人真心爱她,就对她而言足够了。

  “无论此后发生什么,这都是公主最快乐的时光。可是命运这种该死的东西,总想将你玩弄在掌中。苦难并不会让人高风亮节,也有可能让人满心怨恨,苦大仇深。

  “对于公主而言正是这样——骑士消失了,像是泡沫被刺破那样消失的彻底。就那样抛弃了她、孩子们还有那座小木屋,而他们全都被教会接管了。她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只剩下死一般的沉寂。

  “那些孩子们拉上她,聚在一起商量如何逃走。可教会不会让他们如此轻易地离开。逃跑失败,公主被指责有巫术蛊惑人心,教会都同意用雷击来惩罚她。

  “十字架高耸入云。公主换上了囚服,被束缚着朝广场走去。

  “巫师们冷着脸,将可以引来雷击的秘法施加于她身上。他们口中喃喃着什么,她明白那是对她的最后审判。

  “巨大的紫光在她眼前闪现,世界扭曲颠倒起来。一种可以毁灭一起的力量在她身体中肆虐。公主的嗓音喑哑,甚至发不出绝望的呐喊。巫师们静静地看着她 似乎在欣赏她的痛苦。

  “公主的躯体焦枯了,但她还没有死。她那颗该死的心脏还在跳动着,还要让她清醒的承受这种折磨。孤鹫在她的头顶上空盘旋,随时准备啃食她的骨肉。

  “天上的乌云聚拢在一起,那诡秘的雾霭更加浓郁,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其中,不留一点逃离的空隙。巫师们戴上斗篷离开,路人撑起了伞。

  “雨点纷纷砸在毫无躲避余地的她身上,感知逐渐冰冷,她小幅度地颤抖着,像是深秋的狂风中树梢一片摇摇欲坠的枯叶。

  “身上甚至汇成了水流,她勉强睁开了眼睛,只一瞬间便又瞬间合上。世界变了颜色,变成黑白相间的颜色。

  “黑是墓碑的黑,白是殓布的白。

  
 TBC

等完结了这篇我就写双黑社园……爆肝好累。

评论(2)
热度(22)

© 无为有处有还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