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直男×

[大薛]同归/现实向

同归

真人RPS 半AU HE  请当做平行宇宙!

CP:大张伟 ×薛之谦

攻受不明显_(:з」∠)_

这里影清,OOC属于我,爱属于他们。

文笔十分渣,_(:з」∠)_请轻喷。



1.

[希望大家能支持我和大张伟老师的作品。]
[是的,我和薛老师谢谢您嘞。]

节目时间到了,已经深夜他还要硬撑着笑着,明明好不容易的困意袭来他还是和面前的人插科打诨,虽然和大张伟在一起很开心很轻松,话也不由自主多了一些,可是……

一看到到台下就冷下脸来摆出一副冷漠脸的大张伟,他不由自主的自嘲了一下,然后将脸埋进双手中,他尽力让自己做出一副打哈欠的样子掩盖好自己的微微颤抖。

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们没有看上去那么好,他在台下也是那样平淡冷漠的人,虽然两人都喜欢开玩笑但是他明白。

自己无法走进他内心。即使在台上表演的再怎么好到了台下也就是冷漠相对。

节目已结束,我们的距离还原成路人的样子。

他揉了揉脸,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恢复平时的样子,和在场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就急匆匆地钻进了经纪人开来的车里。

[……以后这样的工作我给你推了吧。]张鸣鸣从后视镜里看着一脸疲惫的薛之谦,担心地问道。

[不用了,我没事。]薛之谦靠着座椅,短促地回答了一句,然后有些疲惫地阖上了双眸。

想着自己在出门前曾往片场扫过最后一眼,毫无预兆地撞上了同样看过来的眼神,那眼神蕴含的意味让他怔了一下,然后像个失败者一样急忙移开了目光。

[反正在他面前,我永远赢不了。]他这样想着,自嘲地笑了。

[薛,我觉得你最近精神衰弱的更加厉害了,如果那件事对你影响真的那么大,要不要我跟他的经纪人约一个时间,你们好好谈一谈。]

[没必要。]他摇摇头,璀璨的眸中印出一片阴影,喃喃道,[都过去了。]

大张伟看着薛之谦慌乱离开的身影以及对上自己后躲开的眼神,有些好笑。

[没必要啊。]他想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多么悲哀,[其实我们没必要这样的。]

然后他站起身,晃晃悠悠地拿起衣服准备离开。

——我们忘了以前的彼此在一起的时候有多幸福。


2.

——当爱成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

又一次例行的争吵,大张伟提出了分手。

[薛之谦,我觉得我们都要思考一下了。]他从没有那么认真的叫过他的名字,而被叫到名字的人尽力掩盖自己眼底的错愕。

房间中短暂的沉默。

[好。]

他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他没有问为什么,没有歇斯底里,但是这简单的对话将以往的温馨美好全部击碎。

[我真悲哀。]

——当爱成为彼此间痛快的折磨;

把一些事情商量好了,他们两人又一次沉默了,相顾无言。

[……]大张伟犹豫了一下,斟酌着说出了一句话,[照顾好自己。]

那人没有抬头。

毕竟是自己提出的,或许没有资格这样说了吧。

[您呢就是不会照顾自己,睡觉还要人伺候,记得以后多带些备用的眼罩耳塞还有厚衣服,别那么拼照顾自己身体,网上的话少听,还有……]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他突然发现自己这个懒散的人甚至把关心面前的人当做了习惯。

[……还是朋友吗?]

说完这句话他突然想抽自己,这句话太老套了。不过我们这种老套的故事也应该有老套的问法。

就是没有老套的结局。

[是,当然是。]薛之谦回答道,他依旧盯着自己的手指,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再见。]大张伟说完拿起衣服就走了,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薛之谦在闭门声响起后把脸埋进了臂弯里,他突然想哭了。

落泪的冲动要如何忍住?

他们的感情没有公布,他们明白舆论的压力有多可怕,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铺天盖地的报道,所以他们选择小圈子里守着自己明白的幸福。

可到最后还是落得这样的下场。

——那这份因你而起的爱,也将因你而终。



3.

薛之谦觉得自己可能是老了,一遍遍想起以前的事情。

“南薛北张”已经成为综艺的噱头,似乎每个综艺都要请他们一起出场以此来标榜一下自己是多么顺应潮流,再赚点收视率。

而网上的小姑娘也就喜欢看着他们站在一起互动调笑,每次一起登场都要激动的尖叫。然后分析两人的互动和小细节,那洞察力让警察都自愧不如。

薛之谦偶然看到过一次分析,细节到让他失笑,然后他想自己如果做了出格的事情,是不是瞬间会被她们完全看透。

可是苦了已经分手的两个人。

大张伟觉得自己在舞台上和薛之谦互动的表演,要是能提名的话肯定能获得小金人。

虽然也不能完全算是表演,毕竟他们曾经的确那么快乐,可现在人前嘻嘻哈哈宛若恋人,人后相对无言形同陌路。

他想,这样下去迟早自己也要精神衰弱。

竟然成了薛之谦歌里唱的演员。

可是互动还是要互动,综艺还是要接。他赚够一个亿的计划还在。而且他也是有私心的。

要是在台上嬉笑怒骂全都作假,那我对你的不舍和明白的表达也是假的,那我是不是可以有些放肆,不用藏的那么辛苦了。

他也是曾经想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可是在遇到薛之谦后那些梦想全都不做数了。薛老师就是让人升起保护欲,甘愿为他担心为他分担。

他看着你笑,那双干净的眸中不杂一星尘梓,而微微眯起的眼中倒映的光斑像是银河。

大张伟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一直想着前任,念念不忘着前任这还了得?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对他的关心和亲昵的动作,暧昧的语言也算吧,当那个人习惯性的挂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是那么满足。

[既然这样,当初何必要分手。]又一次接到了和薛之谦同台的综艺后,经纪人将合约递给他,脸色不善地问。

[诶呦喂瞧您说的,我这不是还没缓过来吗,提出分手肯定就不喜欢啊,还喜欢的话那我是犯病呢,好了好了您老不困我困了啊,先回去睡觉了……]他打着哈哈,希望能糊弄过去,可是看着她探究的目光,他低下了头,嗫嚅着,最后叹了口气,妥协地回答了一句。

[我不知道理由。]

[薛之谦这样,你也这样,你们一个两个都有病。]她站起身,拎着包走了,哒哒的高跟鞋音远离了,他的笑容也垮了下来。

他的表情有些落寞,揉了揉眼睛:[或许吧。]


4.

薛之谦在录综艺的时候恍惚间总觉得他们回到了分手前的状态,于是总会特别放松,可是在录完满面笑容的想要去叫上他一起回家的时候愣住了。

还有什么家?

每次他都止步于与大张伟咫尺的距离。

[薛老师,一起吃饭吗?]

一天录完综艺后大张伟贴过来,对于主动搭话的他薛之谦十分意外,惊诧了半天然后答应了下来。

[您看您来到了我地盘儿里不请您吃顿够意思么。]他笑嘻嘻地说。

[那等回头我请你吃火锅。]支支吾吾了半天他终于应答了,而大张伟毫不在意似的摆摆手:[诶呀您钱多我知道,用不着啊。走吧。]

他们两人全副武装地走在街上,那是一条偏僻的弄堂,大张伟熟门熟路,而薛之谦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突然薛之谦打了个喷嚏,直起腰看到大张伟停下来脚步扭头看着他,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大老师您怎么了?]

[薛老师,您真是厉害啊,这天气里你那小身板穿这么薄就出来了,是随时准备脱光变成超人拯救世界还是怎么?]他语气有些不善,[您也别太拼了,何必呢?您是歌手薛之谦,又不是拼命三郎薛之谦。非要把自己熬到只剩骨头才罢休是吧?]

他说完又转过头大步向前了,薛之谦急忙跟上他的脚步。却没有说出一句话。

[你管我干什么?]他在心里想。

可他不敢说,他怕自己说出这句话后变得声嘶力竭,大声的质问他又一次和他争吵,这句话就像一个阀门,一旦打开汹涌的洪水会满溢出来,他那点即使在分开后还在的可悲的小心思就藏不住了。

所以他闭嘴,让自己沉默。



到达餐馆以后老板明显是熟人,看到大张伟笑了一下就领进一个包厢,薛之谦觉得这里很好,他让自己分心于这个店的装修风格,是那雕梁画栋的古风。

[想吃什么?]大张伟把菜单递给薛之谦,他接过,翻了一下看到自己喜欢的菜正打算问面前的人时,就听到大张伟说:[喜欢这道菜?那就点啊。您这么犹豫给谁省呢啊,瞧不起我们这种工薪阶层?]

薛之谦确定自己没有说出来,但他还是让自己遗忘这件事然后装作轻松的样子笑骂道:[神经病啊,你还工薪阶层呢。少来了。]

在菜上齐后大张伟把薛之谦喜欢的那道菜推到他面前,说:[您喜欢那您就多吃点呗,别饿着。别人以为我小气不舍得请您吃好的呢。]

他夹了一点,味道很好,但他还是心不在焉。

再三犹豫后他开口了,小心翼翼地问道:[大老师,您怎么知道我喜欢这道菜?]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良久,大张伟夹起一些菜,然后装作不在意地样子说道:[猜的呗,薛老师您就是想的多,诶哟这道菜您不吃我吃啦。]

这样啊。薛之谦想着,用力扬起一个微笑,然后低下头,眉眼有些落寞。

大张伟垂下眼帘。

[我撒了谎。]他想,[因为我能分清你眼睛里的情愫,那个喜欢的反应太明显了,一瞬间眼睛似乎亮起来,而那个表情被我烂熟于心。]

因为我曾引起你那样的表情。





TBC

好像身体被掏空。

评论(12)
热度(56)

© 无为有处有还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