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直男×

[大薛]针锋相对/半AU

针锋相对

cp:大张伟×薛之谦

就是传说中那个面壁人和破壁人的梗,不过只是一个小段子。

因为有一个太太领养了我的梗啦(๑•̀ㅂ•́)و✧超开心!那个太太我也超级喜欢的!

暗搓搓的表白那个太太~

期待那个大大的投喂!ヽ(〃∀〃)ノ

物理不好所以整个段子都不会涉及到物理_(:з」∠)_只是一种针锋相对的感情啦。[虽然我这个段子还没写完……]

只是一个小段子qaqqqq最近看了火星情报局被浪兮兮的老薛刺激到了。

1.

当会场的人都散去后张伟还在座位上坐着没动弹。


他有些机械的抬头看了看肃穆而庄严的会场。


他掐了自己一把,突然起身一边揉着脸一边碎碎念。


[天哪太玄幻了简直跟真的一样不行大概是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出现幻觉了吧。赶紧回家补一觉,嗯。]


清脆的高跟鞋的击地声在会堂响起,张伟混似没有听见,四处张望着进来时的门。


[张伟先生。]女人流利标准的英语让他侧目,[我相信您是一个聪明人。]


他盯着她看了几眼,然后皱了皱眉。

[不是,我说你跟我一个中国人说话,能不能不要张口闭口就是这语言,来点儿地道的京片儿不好吗。能让人听懂的普通话也行啊。]



女人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头,然后在开口的时候已经是出乎意料的标准的汉语:[那么张伟先生,现在我们可以谈一下吗。]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扑通一下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你普通话不错啊,顺口溜会不?不会我教你……]


[张伟先生。]女人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你现在背负着全人类生存的重担,这件事不应该当成儿戏。]



[背负这个神圣使命的人不应该是我,小姐。]他懒懒的靠着椅子,[在你进来的上一秒我还以为我在做梦,所以说,为什么是我?我是个歌手,拯救全人类的事情不应该让我来。]


[你的问题我一时间难以回答你,你要知道面壁者的战略欺骗性,若我和盘托出……张伟先生您现在已经成为面壁者,请您随时记住智子的存在。]


他烦躁的揉了揉头:[不瞒您说,我就是个小市民,我现在对于智子的印象仅仅停留在新闻里的报道。让我记住他提防他偷看我洗澡之类的,实在是太困难。]


[请您承担起面壁者的责任。][我拒绝。]


[好的。]那个女人出乎意料平静地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2.


当张伟想明白那个女人神秘微笑后的阴谋的时候他愈发烦躁了。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要找他,他顶多是生于天文世家,大学还主修的天文学而已,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到选拔自己的原因了,而这两点他与别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而后来叛经离道去当了歌手,还被他爸打了一顿,不过后来也就由着他折腾了。


他有些郁闷,这就是一锤子买卖,还是个霸王条款。

张伟拿起手机,却发现手机所有东西都变成加密的了。


这对智子有什么用?他在心里吐槽着,拿起手机给好哥们儿兼暗恋对象的薛之谦打了个电话。


他想着自己刚被网友把他和薛之谦喜结连理,成为了南薛北张,刚适应过来,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电话嘟嘟了一声通了,薛之谦刚睡醒一样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


[大老师?][是我。那个薛老师您知不知道我身上发生的那件事?]



[哪件?你要开演唱会啦?][不是,就是在新闻上循环播放的那个,真没想到有一天我还能上新闻联播。]


他听到了打开电视的声音,然后那边沉寂了几十秒,等他再拿起电话的时候整个气氛都是尴尬的。



[大老师。]他问,[今天是愚人节吗?]


3.


张伟也很感慨,他只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百年之后有人小手颤颤喂他吃桃酥的生活,哪想到这么戏剧化。


在认真严肃的沟通过后薛之谦那边沉默了半响。


[大老师,不是我不相信你,你……真的要承担这样的责任啊。]

[我也不想啊,可那人根本不让我拒绝。]他叹气,[听天由命吧,人类不努力一下怎么知道绝望呢?]



[可是……人类在末日之战中真的能够因为火星人的思维透明而取得成功吗……]薛之谦说道一半突然哽住了。

[我倒是没想到薛老师对这一类事情还蛮了解的。]


薛之谦回答的很快:[张伟哥你也知道我父亲……他最近不是刚跟你聊天了吗。]



[是啊,但是……哎算了不提了。]张伟把自己摔进了沙发里,以标准的北京瘫的姿势在沙发上躺着,[我估摸着他们也是病急乱投医,说不定多会儿想明白了也就把我删除了呢。]



[……嗯。那我先挂了啊张伟哥,明天我去找你。]

[别,您可别看见我就要签名啊,十块一个童叟无欺。]张伟慢悠悠的贫着,他听到那边传来薛之谦标志性的笑声还附带一句神经病啊。


把手机挂了扔在一旁,不想打开种种社交软件,他知道现在国内肯定是铺天盖地对自己的报道,他门口的门都快被拍烂了。但他不理会这些。


这不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










薛之谦握着手机,神色复杂。



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急忙跑到电脑前登陆上名为[火星]的一个游戏。


他看到有一小片人聚在荒凉的大漠上,看到他来了招了招手,而他步履缓慢的走了过去。


[火星情报局的第十六次会议,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你迟到了。]站在最高的石头上的人看了他一眼,说道。


[是。]薛之谦真觉得自己的嗓子和游戏中裹在黑袍下的人的声音一样晦涩了。




[拯救派已经分崩离析,该是我们降临派为主的降临狂欢和做好准备的时候了。]韩非大声说着,站在最高石头上的人,米开朗基罗瞪了他一眼。


[人类最近已经到了幼稚的程度,但不得不承认他们握住了主思维透明的命门,面壁计划我们需要有对策。]



听到面壁计划,薛之谦小幅度的颤抖了一下,幸好没有人发现。



[主,要依靠我们的帮助,我们有破壁计划。为每位面壁者指定了破壁人。]米开朗基罗说完,然后将手中的圆规指向墨子。


[墨子,第一位破壁人。]



那个人微微屈了身:[我的荣幸。]



[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第二位破壁人。]



[感谢主的信任。]



[秦始皇,第三位破壁人。]


[孤将是最早破壁的人。]



薛之谦一直在听着他们的谈话,轮到张伟的破壁人了,他神色认真。



[张伟的面壁人,主说,只能是他自己。]



薛之谦猛地抬起头,有些难以置信。



墨子有些奇怪的问:[论几个面壁人中,张伟的专业知识是最差的,为何主如此高举他?]




[他是主的世界指定要杀的人。]薛之谦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别吵。]米开朗基罗说,[但是主说,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你可以去尝试破壁。引导那个人成为自己的破壁人。]




薛之谦瞪大眼睛。



米开朗基罗笑着说:[主对你如此信任,真是荣耀。]



薛之谦咬了咬牙,跪了下去。




[是。]



TBC

评论(13)
热度(14)

© 无为有处有还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