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直男×

[昊欢]故城往事

随手写的一些东西

我超级喜欢西涯侠的人设……

曾经觉得小白是敏民颜值巅峰hhhhh突然发现秦欢人设简直苏爆




CP:岳昊×秦欢






秦欢这一生所遇人物景皆似过客。

世间一切皆与他无关,他是浩荡尘世中的一名旁观者,算不上纷扰的行人。

世间之大,无他立足之地。








他虽不算了无牵挂,却是孑然一身。

除了家人,他不愿意与任何非必要的人扯上关系。




独有一人。

岳昊。

那个人是带着点冒傻气的侠气的,他最开始以为那人应当工于心计,后来发现那人冒失轻狂似个少年,但在于他相处时他竟然也会不自觉的莞尔。







岳昊对他说,说他们好像有缘。

就好像在前世见过。

似乎前世他们曾剖心剖腹,无数次的回眸无数次的相遇,似乎前世那人曾声嘶力竭的叫过他的名字。

[白元芳。]






有一次他染了风寒,大病了一场,就在他又一次被寒冷与热潮来回捉弄的时候,陷入了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境。

梦里鬼影憧憧,看不清面目的人发出刺耳的大笑,零星看得到面目的人脸庞扭曲的笑着,嘴角咧到了脑后。

鬼神一并进入他梦中,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而他那一次的梦境格外清晰也格外可怕,儿时惧怕的东西一并向他袭来。他一个人蜷缩着,无人问津。






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喊,声嘶力竭的喊着:[白元芳!]

好吵,他昏昏沉沉的想着,那是谁?

他在梦中勉强睁开了眼睛,在一片魑魅的幻影中他看到了一个人朝他飞奔而来,然后拉起他的手,将剑竖于面前,神色坚定的拉着他逃离了这里。






[你是……谁?]

那个人对他舒展笑颜,然后身影一下子变得虚幻,他急忙想要抓住他,却只看着他在自己面前痛苦的消散。

他空伸出了手,手中却没有握住一颗流沙。










[秦欢!]

他痛苦的跪在地上。

无数个声音压倒的向他袭来,

[你应该下地狱!]





十殿阎罗,万劫不复。







然后他突然就挣扎着醒了,一头冷汗的看着头顶精雕细琢的砖。

[你没事吧。]有人关切的握住他的手,他转过头坐起身,有些疏离的将手抽回。





[我没事。]

他摇了摇头,微微勾了一下嘴角,然后眼神迷离的盯着窗外。

[狄仁杰是谁,]他启唇喃喃,[白元芳又是谁。]

岳昊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话搞的有些莫名其妙,问了一句:[韩师弟,什么?]







秦欢沉默了一会儿,发出低沉的声音:[没事,师兄不必询问,大概是久病之人的疯言疯语罢了。]

岳昊有些奇怪,但也没有追问,而是一直叮嘱秦欢要照顾好身体。

[韩师弟那日在侠试中的表现可谓惊为天人,要是有一天有幸与韩师弟切磋的话,到也不枉费这一身功夫,]岳昊笑着,[可惜韩师弟近日生病,定要多加注意才是啊。]

秦欢点头称是。









那日岳昊去参加一个仙侠大会,因为不能带秦欢去显得有些遗憾和不满,然后在走之前细细的交代着,搞的秦欢都笑了。

岳昊看着他笑自己也笑,笑完了才问有何可笑。

[没事,]秦欢笑着,[只是觉得师兄竟把里里外外全部交付我一遍,像是我是不懂事的孩子一样。]

岳昊拍拍他肩膀:[这不是放心不下你吗。]

[多谢师兄关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岳昊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嗯了一声然后走了。秦欢在原地矗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回到房间内。

待岳昊急匆匆赶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抓住人就问韩欢在哪儿。

小厮有些怯生生地低声说:[少主,韩欢少侠大概是在后院练剑。您这是……]

岳昊低声道了谢然后大步朝后院走去。






秦欢正在练剑,一招一式干净利落,袖袍翩迁动作行云流水,满园梨花配上红衣少侠,满目芳华。

岳昊颇踌躇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犹豫着叫了他。

[韩欢,]岳昊唤了一声,[过来。]








秦欢看了他一眼,挽了个剑花,将剑收回剑鞘。

[师兄。]秦欢说道,[如何?]









TBC

没有看vip,存粹瞎想的故事_(:з」∠)_

评论(6)
热度(48)

© 无为有处有还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