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唐]局[秦风视角番外]

旧手机真是个好东西……我翻旧手机备忘录竟然翻出了两年前的局的番外。

没有任何修改,正好和局的正文文风一致。

欢喜太太给我梗了,打算写太太的梗,局等我翻出来大纲再更正文吧[。]


1.

秦风是个恶人,他自己知道。

他原本不是个恶人,他自己不知道。

2.

那是一个晚上,天被云笼罩的严严实实,看不到明月与星辰。

当时他还小,被外婆紧紧抱着,声嘶力竭地喊父亲的名字。

他知道父亲不是罪犯,案发时间他和自己在一起,但他们没有理会他,没有一个人信一个孩子的话。

秦风远比同龄人聪明,在父亲被传唤的时候,他也跟着去了警局,趁别人不注意,他看了卷宗。

卷宗上的证据并不指向父亲,而指向另一个人,只是那人太过有权有势一手遮天,岂是他们能够赢过的?

明知无用,他依旧叫着父亲,父亲只是扭头看了他一眼,神色淡漠,连一个笑容都没有留下。

父亲被抓走了。他嗓子吼到嘶哑,最后两眼发黑,晕在了外婆怀里。

他本以为这是结束,这却只是开始。黎明永远不会到来,噩梦也不知魇足。

甫一进门,书本如同雪花,劈头盖脸的砸在他的身上。

[他是杀人犯的儿子!]

面前的小男孩趾高气昂的将他推倒在地,将他背包里父亲仅留下的几本书扔在地上践踏。

[杀人犯的儿子不该来上学!][是啊,滚出我们班!]

周围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附和,他咬着嘴唇,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拼尽全力站了起来,打了面前人一拳。

几个男孩不知道他敢还手,都愣住了,下一秒钟几个人扑了上来,一边骂着难以入耳的话一边对他拳脚交加。

[我的父亲不是凶手,]秦风难以招架,只能护着头,用着最后的力气不甘心地说,[不是!]

没有人理会他,他们都在用最恶意的词汇刺伤他,最肮脏的思想揣测他。

在失去意识前,他最后看见了一个女孩。

那是他一直喜欢,且对他极为照顾的一个女孩。

而这个时候,平日对他笑颜相对的女孩只是惶恐的退到旁人身后,露出一幅不共戴天的表情。

她明明是猜忌和怀疑的,她明明也不理解父亲犯罪和孩子有什么关系,却随波逐流,一同指责他的不知好歹。

罢了。

这世界本来都是肮脏浑浊的,还能指望哪里有光明呢?能盼望有避火之水来带他脱离业火吗?

每个人都有原罪,没有人无辜。

秦风忽然放弃了挣扎,他的双眸中再没有一丝光亮,原本神采飞扬的光彩也被干枯麻木的死寂取代。

秦风的世界,被一丝光明也没有的黑暗笼罩了。


3.

男孩的家长来闹,说秦风打了他们的孩子,身上珠光宝气的女人指着秦风,油腻的脸孔摆满了不屑。

秦风不似以前那般激进,只是站在面前,冷冷的看着她。

老师只能不停安慰着家长,势利的扭头让他道歉。

他不理会,仍旧自顾自的站着,一言不发。

女人被他的视线盯得发寒,抬手给了他一巴掌,啐了一口就牵着男孩走了,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然后,老师将他拖到教室中,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要求他自我检讨。

秦风后来觉得自己冷漠,甚至有点冷漠的过了头,正是源于此。

这样是非不分,黑白颠倒,让他感到绝望。

回到家,秦风发了场大烧。

他浑身泛着冷汗,却一言不发。

鬼影重重,魑魅魍魉,狞笑着将他拖入地狱,十殿阎罗,万劫不复,

崩溃的心中充满了悲伤的缝隙,恶魔呼啸而入,没有人能拯救一个人,即使神明也只能叹息着沉默。

他不挣扎,任由他们加在自己身上千般罪行,甚至自投罗网,一步一步深陷泥潭。

他自身难保,但并不乞求萤火之光的营救。

自此人性的光明与善意,混乱与下作,再与他无分毫关系。

他成了恶鬼。


无罪之人被有罪的人们定为有罪,难道他就该背上枷锁替人们赎罪吗?

秦风不会,他要让自己的枷锁来的确实,既禁锢自己,亦禁锢他人。


过了几天,那男孩失踪了,警方介入后调查出是被人拐卖,人倒是找了回来,但是人贩子没归案。

男孩是在城市边缘的垃圾站找到的,找到的时候人已经疯了,带回家后一天到晚胡言乱语,家里的物什被砸个粉碎。

他神志不清,明明身上没有一丝伤痕却经常嘟哝着疼,冷。也不吃正常的食物,像看毒药一样看着它们。

学是上不成了,他家也为了孩子耗尽了所有积蓄,原来飞扬跋扈的女人现在在菜市场靠捡菜叶为生。

老师也因为没有看好孩子被学校辞退,毕竟男孩是在上学时候丢失的。

很多早就不满她作风的人在面前背后指指点点,那种看似同情怜悯的嘲讽,才是最让人崩溃的。

后来她自杀了。

政府出钱火化,火化当天,秦风和看热闹的人群一同去了火葬场。

火熊熊燃烧,带着席卷一切的意图。他站在在人群最后,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做人走人路,撞鬼踏鬼途。

反正他被推到了悬崖边缘,既然已经了无希望,那不如孤注一掷。

反正这视死如归的绝望,不正是游走在夜色中需要的向死而生吗?

女人死后,秦风去过垃圾场,在一堆瓶子下翻到一片衣角。

那是他留下的,这是他第一次犯罪,像是偷吃糖果一样,一边紧张的藏在心里,一边又想要炫耀,他发现了那个男孩拽下他的衣服,但秦风没有拿走,他留下了。

像是无所畏惧,像是莫名挑衅,像是魔术师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的技巧,讥笑遗憾台下的观众无人知晓。

他是疯的,他无可救药,他早就知道。

现在警察迫于压力又开始重新搜索了,虽然没有人会怀疑一个十几岁的孩童,但一定要万事小心,毕竟衣服上沾了他的指纹。

他点燃打火机,看着明明灭灭的火焰,将衣物燃烧成灰烬,然后被风吹走了,一点儿痕迹都不留。

像是输掉所有的赌徒,带着歇斯底里的疯狂,带着一无所有的侥幸。

他蓦然笑了起来,他长的干干净净,稚嫩的脸上隐约看得出长大后的干净明朗。

可他这样的笑,只让人不寒而栗。他像看到什么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眼泪都笑了出来。

他跌坐到地上,才堪堪停了下来,擦掉了眼角的眼泪。

[我是个恶人,]他对自己说,[我要实行一次完美的犯罪。]

他的语气是信念最坚定的人都不会有的笃定,他的眼神是无可比拟的自信,他盯着面前的土地,又重复了一次。

无尽的长夜里,只剩下了男孩誓言的声音。

秦风后来很少和人交流,这几乎是他不结巴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自此再无渡海之帆,他把自己变成了岸。

TBC

评论(3)
热度(61)

© 无为有处有还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