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唐]据为己有

里面有一句话KI英,成分太少不打tag了

 

是我和 @假期争取日更的虞欢喜 

欢喜太太的互相出题!

 

我觉得这个设定太妙了于是半夜爬起来写[。]

 

很有名气演员秦风×默默无闻粉丝唐仁

 

1.

 

宋义总喜欢嘲讽唐仁。

 

“不是我说你,你多大了还追星啊?”宋义有点难以理解,用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的稀奇眼光看唐仁。

 

“去去去,你懂个屁。”唐仁追星骂人两不误,骂完宋义就扭过头小心翼翼地把秦风的海报贴墙上,一点折痕都没有。

 

“行行,秦风大神最帅,最棒。网上怎么说的?秦风勇敢飞,琴师永相随。”宋义做作的喊,被唐仁一巴掌拍后脑勺上。

 

“去你的,你再阴阳怪气我揍你了啊。”唐仁骂道,然后又小声嘟囔,“我是很认真的。”

 

“你说啥?”宋义没听清。

 

“让你滚。”毫不客气。

 

2.

 

秦风,一线明星,顶级流量。

 

模样俊秀,演技过人,各大奖项拿到手软,坐拥粉丝无数。无论出演什么角色,都能被各路大佬吹上天,因为那演技实在没话说。

 

有他的电影,场次爆满。有他的电视剧,收视喜人。

 

就这样风头无二的人,也有一个毛病。

 

他结巴。

 

这对演员来说是致命的,奈何秦风大神演技颜值太能打,所以每次都是找配音演员来配音。

 

从不接采访,剧组整体宣传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坐在位置上不搭话,这也收获了一个外号“高岭之花”。

 

出道到现在公开说的话没有超过一百个字,即使说的也都是宣传作品。粉丝们各个捶胸顿足,想要从自家爱豆嘴里听到关于他的个人信息难于上青天啊。

 

当然这个事也为秦风招惹了一批黑粉,黑他结巴没资格当演员,黑他太过冷漠让人寒心……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秦风没表过态。

 

但唐仁不乐意了。

 

快四十的人了,抱着手机就在微博上和人撕逼。好友宋义冷眼旁观,时不时泼盆冷水:“唐仁 你至于吗这么尽心尽力他又不知道。”

 

唐仁像看傻子一样看宋义一眼:“他要是知道我骂人这么凶我才要上吊呢。”说罢继续投身战斗了。

 

唐仁有数不清的小号,遇到黑子就以单身四十年的手速切换各个小号一起骂,让黑子陷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最后黑子气到删号才罢休。

 

牛逼。

 

↑看过唐仁怎么骂人的宋义内心只有这一个想法。

 

3.

 

一天秦风机场的路透照出来了——秦风对粉丝笑着挥挥手,像个招财猫一样。粉丝纷纷喊“崽你又可爱了妈妈要被你甜死了”之类的话,唐仁却一眼看见秦风并不明显的黑眼圈。

 

唐仁切换出一个小号微博给秦风发了条私信。

 

“老秦是不是又没有好好休息,别太累了身体重要。”

 

是的唐仁就有这个毛病,每天切换一个小号给秦风发一条私信。私信内容有关于秦风的新剧评价和对于秦风的关心,偶尔还穿插一点自己的生活琐事。

 

当然给秦风发私信的人多了去了骂的夸的都有唐仁根本不指望秦风能看见。只是这样让他觉得自己能离秦风近一点。

 

4.

 

唐仁关注秦风是在秦风还是个话剧演员的时候。

 

对,话剧。

 

现在网上怎么也找不到秦风演话剧的视频了,而且说白了根本无人知道这件事。唐仁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那场演话剧时他是台下一名观众,大概是唯一一名。

 

其实他当时只是陪老师宋义去面试,等宋义的时候晃悠到了大学的礼堂附近,听到有人磕磕绊绊地念着台词。

 

唐仁一开始还想,结巴也能演话剧?慢慢的就被秦风的演技带着身临其境了。

 

“……我,我爱她是违背常理,是妨碍前程,是,是失去自制,是破灭希望,是断送幸福,是注定要尝尽一切沮丧和失望的。

 

可,可是,一旦爱上了她,我再也不能不爱她。”

 

尽管是结结巴巴的背出这段话,但秦风的肢体语言和神态很好的渲染了情感基调。

 

唐仁愣愣的看着他,他从没想象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被一部话剧吸引,甚至有种想一探究竟的欲望。

 

这个男孩的感染力太强了。他只能这样宽慰自己,谁都会被他的演技吸引的。

 

男孩反复练这段话,唐仁也就躲在门口一直看,后来男孩似乎有事离开了,唐仁也就遗憾的去找宋义了。

 

“宋义,你明天还来吗?”唐仁找到了面试完毕的宋义,宋义耸耸肩:“这学校嫌弃我口音,没过,明天不来了。”

 

那以后就见不到那个男孩了。唐仁有点落寞地想到。

 

几年后在电视上看到了秦风,他差点吓得一口饭噎死。随即果断的打开系统自带他从没使用过的微博,注册关注点赞转发一气呵成。

 

唐仁正式成为一名[琴师](秦风粉丝名)。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5.

 

秦风有个绯闻情侣,KIKO。

 

两人演过一次亦敌亦友的临时搭档,从此这对儿RPS热度高居不下。

 

靓男美女,挺好。唐仁看着同人图也挺乐呵,乐呵完以后又有点难受。

 

算了,我矫情什么啊,我要是能和秦风这么熟,宋义那小子的职称大概都评上了。

 

想着打开微博小号之一,正准备孜孜不倦地给秦风发私信,突然发现有个人关注自己。

 

僵尸粉吧。唐仁摸不着头脑。点开那人主页发现也是个小号,但是还发过不少微博,记录的都是有点丧的点滴日常。

 

手滑?摸不着头脑的时候那人倒主动敲他了。

 

[凝视深渊:你好,在吗?

 

秦风的琴师125:在,您是?

 

凝视深渊:我看你主页,都跟秦风有关。

 

秦风的琴师125:你也喜欢他?

 

凝视深渊:不喜欢,充其量有点感兴趣。就是好奇,那样一个不和粉丝互动,心里只有自己事业,还营销出可盐可甜人设的,有什么值得喜欢。]

 

唐仁聊到这里简直不能忍,正想拿起四十米长刀告诉他什么叫“犯我秦风者虽远必诛”的时候又有些犹豫了。

 

算了,看他主页那么丧,多半是有些诸事不顺,自己还是好好和他说说吧。

 

[秦风的琴师125:……

 

秦风的琴师125:怎么说呢,完全可以给你扔一个洗脑包。告诉你他有多棒。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聊聊我心里的秦风。

 

凝视深渊:洗耳恭听。

 

秦风的琴师125:他应该的确不是甜的人,其实他也有点淡漠,我觉得他还挺孤独的。就像带了层面具一样,面具底下是不能为人所知的一面。

 

秦风的琴师125:脸色红晕心却冷若冰霜。这是一个影评人对他一个角色的评价,我觉得他可能也是这样评价自己。

 

秦风的琴师125:但也不全是这样,他刚出道那会儿还其实挺厌世,现在我认为好多了,可能真的有记挂的人了吧。

 

秦风的琴师125:我一直认为,他其实有颗金子般的心。

 

秦风的琴师125:靠和我那个教语文的朋友待一起久了我也开始扯酸词了。你就当我没说啊。反正秦风很好就对了。]

 

凝视深渊不回复,唐仁心烦意乱放下手机挑宋义茬儿去了。

 

宋·懵逼·义:我做错了什么唐仁突然过来挑我刺。疯球了?

 

[凝视深渊:你和你那个教语文的朋友关系走的很近?住在一起?]

 

唐仁无语,这什么鬼才重点。

 

[秦风的琴师125:丢啊,我说了一大堆你在乎的是这个?]

 

凝视深渊果然没再追问。过了五分钟后回复了。

 

[凝视深渊:秦风发微博了。]

 

特别关心着秦风的唐仁当然知道,他早点开秦风微博打算点赞评论转发了,只是这次微博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咋措辞。

 

[秦风V:我的占有是好梦一场。梦里风光,醒时一无荒凉。]

 

果然是有记挂的人了。唐仁感慨。

 

[秦风的琴师125:看到了,他的这条微博果然是说有记挂的人了吧。

 

凝视深渊:应该。]

 

唉。唐仁叹气。

 

我的单相思啊,到此为止的单相思啊。

 

[凝视深渊:我其实认识秦风。]

 

唐仁立马起立。

 

[秦风的琴师125:吹呢吧???

 

凝视深渊:(图片)]

 

是一张秦风熟睡的照片,唐仁从没见过。

 

[秦风的琴师125·:!!!大佬!求分享更多细节!]

 

6.

 

唐仁和凝视深渊愈聊愈欢。深渊逐渐乐意听自己吹秦风,也喜欢给自己分享秦风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如秦风特别讨厌别人对他撒谎。结巴是因为从小没人和他玩造成的。父母亲从小都不在他身边之类。听的唐仁快哭了。

 

试问有谁听到自家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当优乐美的爱豆这么惨还能无动于衷呢?

 

没有人。

 

秦风的微博最近走向也很奇怪。

 

[秦风V:可惜前程纵似锦,心事不敢见光明。]

 

有鬼,绝对是有鬼。

 

他问过凝视深渊,可每次凝视深渊一被问这个问题就装有事离线,搞得唐仁都不敢再提。

 

无比平常的一天,惯常打开微博小号,私信让他炸了。

 

[凝视深渊:见一面么。]

 

他脑海中一万个拒绝的理由,最后弱弱的回了一句。

 

[秦风的琴师125:不了吧,没时间。]

 

凝视深渊几乎是秒回。

 

[凝视深渊:真的?]

 

唐仁心虚的咽了咽口水。

 

[秦风的琴师125:真的。]

 

凝视深渊不再回复,倒是秦风更新了一条微博。

 

[秦风V: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唐仁:???老秦最近是咋了,不仅更新频率快更新的话还没头没尾。

 

怕不是,恋爱使人智商为零?

 

思来想去只有这一个结论。

 

7.

 

在凝视深渊每天三问的轰炸式请求下,唐仁还是同意见面了。

 

他在衣柜前纠结了半天,最后自暴自弃想反正自己就一邋遢大叔谁看得上自己还是随便一穿算了。

 

当然最后还是干净利落的装扮。宋义看他出门造型太过不同往常,吓得手中的薯片都掉地上了。

 

“一会儿扫了。”握上门把手对宋义说道,宋义咳嗽大半天,趁他没走赶紧问道:“你这造型,是去相亲?”

 

“见网友。”

 

话音刚落立马消失。

 

走到约定好的地方——一个很偏僻的馆子里时离约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唐仁觉得会不会显得自己太期待而不敢进在门口踌躇。

 

“是唐仁么?”还是老板推门问道,惊讶老板知道自己的名字,傻傻的点点头。

 

“你朋友在最后那个包间等你。”老板温柔的笑着,道一声感谢唐仁就往最后那个包间走去了。

 

唐仁以为自己来的够早,没想到凝视深渊来的更早。胡思乱想之际来到包间前,推开门那一瞬间,唐仁傻了。

 

别嘲笑唐仁。

 

你看到你每天电视上看电脑上看手机上看墙壁上看就差眼里植入一个图片随时随地看的心心念念的爱豆坐在那里朝你笑你是什么反应?!

 

——唐仁又把门关上了。

 

不丢人,一点也不丢人。

 

他心里安慰着自己。

 

丢人!

 

在自己爱豆面前丢人了,我要死。

 

认清现实的他打算掉头就走。

 

包间的门开了,秦风握住他的手腕,有点挫败地问道:“真,真人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屁!我那是太高兴导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咋表现才不把你吓跑好不好!唐仁心里呐喊。

 

“……没有。”

 

“那,那太好了。”秦风笑了,露出两颗小虎牙,准确地狙击了唐仁的心,“小唐,你,你进来我们慢慢聊好不好。”

 

不好,让宋义说准了,这架势真的像相亲。唐仁晕乎乎地想到。

 

8.

 

“唐仁!我职称评下来了!”宋义手舞足蹈地说。

 

想起自己之前立的某个flag,唐仁有点无言以对。

 

“恭喜你啊。”

 

“你家秦风大神最近怎么样啊?”宋义随口问了一句。

 

“……”唐仁眼神飘忽,“我最近发现,他有想睡粉的趋势。”

 

“啊????”

 

9.

 

“小唐,KIKO和陈英官,官宣了。我们什么时候公开——”

 

“你女友粉不要了???”

 

“有,有你就够了。”

 

10.

 

秦风早就关注到了这个叫自己老秦的粉丝。

 

他是一个喜欢翻评论的明星,也喜欢翻私信,好的坏的都看。看完要么很满足要么自我否定。

 

反正就是患得患失 。

 

有一个人小号名字格式都一样,给自己每天发话,发了五六年了还是锲而不舍。他对这个人起了兴趣,用他145的IQ查到了这个人的大号。

 

原来他叫唐仁。

 

原来他骂人……这么厉害。

 

原来当初那个自己偶然间撇到的台下唯一观众是他。

 

自己记着那人的样子,终于又找到了。

 

真的有人能够哪怕是浅层了解自己所谓可盐可甜或者高岭之花外表下的矛盾与冷漠。

 

但秦风是个贪心的人,他想要唐仁再离自己更近一点。

 

他不想唐仁的关心仅限于微博私信,他想每天听到这些。

 

于是他用自己小号关注了唐仁的一个小号,开始暗搓搓的实行自己的大计。

 

他想把这个人据为己有。

 

他想和这个人一起承受生命中不可逃离不可消除的深沉的宿命的孤独。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迫切的想要得到什么。

 

心沸如火烧。

 

11.

 

一天秦风微博发了一个视频。

 

视频里他带着幸福的笑容,露出手上的戒指,向大家说他订婚了希望收到大家的祝福。

 

这一句话语速缓慢但坚定。

 

他决心握住爱人的手。

 

像他拥有唐仁一样。

 

他也被唐仁据为己有。

 

END




 

爆肝了,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42)
热度(230)

© 无为有处有还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