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唐]黄雀在后

 @假期争取日更的虞欢喜 

 

梗还是欢喜太太给的!!!她和白哥都是我的大宝贝呜呜呜

 

这篇呢……嗯……

 

(捂脸)

 

算是新年贺文。(?)

 

高亮!!!

继子秦×继母(?)唐

 

预警!

 

背德预警!三观不正预警!

 

1.

 

螳螂捕蝉。

 

2.

 

当那个所谓父亲的男人带回来另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的时候,秦风满心只有嘲讽。

 

他随意瞥了一眼。爆炸头,黑皮肤,大金牙。款式恶俗的衣服。

 

你口味越来越重了。秦风皱皱眉收回心。不再理睬看上去你侬我侬的“父母”。

 

恶心。

 

3.

 

这是秦风知道的和“父亲”领证的第三个男人了。这次似乎是乐天派,嘻嘻哈哈的,毫不在意父亲的过去。

 

不过这也与秦风毫无关系。只要“继母”放聪明点,和前面几个人一样知道自己不欢迎他而当做自己不存在就可以了。

 

可惜他似乎并不懂这些。

 

“秦风,你喜欢看侦探小说啊!”敲了门以后不顾秦风是否同意就径直走入,然后对着秦风的书架大惊小怪。

 

聒噪。

 

“你,你别碰。”秦风看他似乎想拿出一本来看,站起身来语调冰冷的制止。

 

“继母”愣住了,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秦风知道他疑惑于自己的结巴,只是那眼光中不含恶意,他一时间也像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一样使不出力气。

 

“那个,老秦啊,我叫唐仁。”突然亲昵的称呼让秦风很不习惯,但是“继母”接着说,“现在你是我法律上的儿子。你要多和我交流 多和我说说话,你爸经常不在家。就你和我聊。”

 

“你,你没必要和我套近乎。”秦风平静的说,在陈述一个事实,“你,你在这里也呆不了多久,那男人对你就是一时新鲜。没,没必要讨好我。”

 

唐仁的眼神很干净,像是一眼能见到底的潭水。秦风看到那双眼睛想起自己小时候养的最后被父亲杀死的兔子。那让他有些失神。

 

唐仁有些不解,歪头笑了一下:“不是,你这逻辑有错误啊,我和你聊天,关你爸啥事?”

 

现在轮到秦风无言以对了。

 

唐仁得意的拍了拍他肩膀,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躲开,然后唐仁带门出去了。

 

秦风有些好笑。

 

4.

 

唐仁这个继母当的也是尽职尽责。

 

现在高中都流行微信家长群。群里老师时不时布置个活动下达个通知啥的。高三的秦风自然也不例外。

 

以前他都是等别人都知道了他才最后一个知道。因为父亲不可能在乎,他连秦风高几都不了解。而父亲带回来的那些玩伴自然更无所谓。

 

现在,唐仁主动加入了家长群,时时刻刻注视着家长群里的风吹草动。一有通知就第一时间告诉秦风。一有活动响应的比谁都积极。

 

因为唐仁的备注是[秦风家长]。大家还以为秦风他爸转性了。但是问秦风秦风也不回答,不了了之。

 

秦风怀疑唐仁别有用心,但是观察一段时间发现唐仁是真傻。也就稍稍放松点警惕,不再时刻像竖着刺的刺猬。

 

又要开家长会。秦风惯例想要请假,但是想起来家里有个秦风积极分子。或许会愿意来。

 

这是他第一次跟唐仁主动搭话,虽然是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问的唐仁。但唐仁的回应让他很满意——立刻站了起来,兴奋的说要去要去,然后跑到房间里找西服去了。

 

“倒,倒也不必。”秦风吐槽。

 

唐仁扭过头和他对视,两人都笑了。

 

一些阴暗的感情就是在此时滋长的。

 

唐仁去给秦风开家长会,会上认真听认真做笔记,快散会的时候意外因为秦风全校第一的成绩让上台发言了。

 

硬生生把家长感想说成秦风表彰大会。

 

秦风想,该说不愧是你么。

 

臊的秦风借口上厕所出去躲了。

 

散会之后唐仁兴致冲冲地找秦风的班主任了解情况去了,秦风坐在教室等他,他同学跑过来问秦风:“大神,那个是你哪个亲戚?对你挺上心的啊。”

 

秦风摘下耳机。

 

“继,继母。”

 

说罢不顾同学完全呆滞的表情,戴上耳机继续听歌。心里有些复杂,还有种莫名的情愫在其中间或打转。

 

分明只是说了实话。

 

为什么有点不甘。

 

秦风捏捏眉心想到。

 

“老秦,等急了吧?”唐仁悄无声息的绕到他背后,笑嘻嘻地拿出一个汉堡,“有个小胖子没走,从他那里买的,真的坑,不过你肯定饿了,吃吧。”

 

“……谢谢。”秦风还是接受了这份善意,连带着接受了唐仁这个人和他带来的一切改变。

 

他咬下去,唐仁就在一边拖着腮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话。也不指着秦风回答,就是随缘聊法。

 

吃完最后一口,舔舔手指,露出一副乖巧的神情:“谢,谢谢妈。”

 

唐仁笑着拍了他一下。

 

5.

 

这次父亲可能对唐仁很满意,半年过去了还没有厌倦。

 

但秦风心里背德且阴暗的心思愈发膨胀。

 

他承认一开始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只是想报复父亲,夺走一个本属于父亲的人,或许会让其气愤。

 

现在,这种单纯的报复心思潜移默化的转变为更复杂更有悖伦理的感情。

 

但秦风怎么会在乎。

 

一天父亲出门。他走到卧室,看着唐仁慵懒地起床,身上有点点欢好过后的痕迹,先是握紧了拳,最后露出一个难以捉摸的笑容。

 

6.

 

“妈。”他拽拽唐仁的袖子。唐仁看向他:“老秦,咋啦。”

 

“我,我想和你聊天。”秦风看上去很消沉,唐仁立刻放下手中所有的活计跟秦风去了他的卧室。

 

“你,你渴么?”秦风端了杯水给他,然后坐下,谈起了往事,“你,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和我父亲关系,这,这么差么。”

 

唐仁喝了口水,听到他这个问题狂点头。

 

“那,那我给你讲。”

 

原来是母亲早逝,父亲寻欢作乐完全不顾及他,甚至以看他痛苦为乐,小时候养的小动物无一例外不被父亲当着他面杀死。父亲还要看他表情,似乎在咀嚼享受他的煎熬。

 

太惨了。唐仁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正义愤填膺的拍桌而起说要让男人给秦风道歉,突然觉得大脑一阵晕眩,身体还不住地发热。

 

万事俱备。

 

秦风弯起眼眸。

 

“妈。”

 

他问道。

 

“很难受吧?”

 

7.

 

“嘘,你听,脚步声,是不是他回来了?”

 

“哭出来就舒服了。”

 

“安静点,他就在外面,你不想被他发现吧?”

 

“喜欢我叫你小唐,还是母亲?”

 

8.

 

看着在自己怀中昏睡过去,脸上还残留有泪痕的唐仁,秦风心满意足地笑着。

 

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以后你只属于我。你被别人碰过的地方我会让他彻彻底底地被烙上独属秦风的标记。

 

由外而里。

 

不留一处缝隙。

 

我只能忍耐来临的地狱。

不管是恶是善地寻乐。

 

我的小动物,又回来了。

 

秦风抱着唐仁,睡了前所未有的好觉。

 

9.

 

在秦风熟睡之后,本应昏睡过去的男人睁开了眼睛,亲吻了秦风的额头。

 

爱上的本就是你,你的父亲,所谓爱人,只是为了让你对我感兴趣的一个跳板。

 

借一个白痴接近你罢了。

 

我们都一样的极致疯狂。

 

猎人和猎手的身份悄然互换。


 

10.

 

黄雀在后。


 

END



 

是的,双黑,两人都不是好人。👌🏻

 

黑糖多好吃啊。

评论(22)
热度(9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无为有处有还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