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唐]秦风两次躲着唐仁,一次他被堵着了

 @虞欢喜✨✨ 

 

欢喜太太的互相出题

 

最后得出的要求是[心做し]的高潮歌词写糖

 

我,我尽量。(心虚)

 

0.

 

酷(ひど)いよ 酷(ひど)いよ、もういっそ僕の体(からだ)を,

太残酷了 太残酷了干脆将我的身体,

 

壊(こわ)して 引(ひ)き裂(さ)いて 好きなよう にしてよ,

破坏吧 撕裂吧 随你喜欢地处置吧。

 

1.

 

秦风最近在躲着唐仁。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于是唐仁郁闷了。

 

侦探圈的朋友们也都郁闷了。

 

2.

 

“不是,唐仁,你和秦风怎么了?”他们石头剪刀布投出了替死鬼宋义去问满脸写着不高兴别惹我的唐仁问题。

 

唐仁张嘴欲骂,看到宋义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也就收住了郁闷暴躁的心情,叹口气:“我哪知道那小子发什么疯。”

 

“诶,五百万,你说他是不是叛逆期到了不想和大人说话了啊?尤其是我还是他舅舅。”唐仁开始剥丝抽茧分析,宋义嘴角直抽搐。

 

“那个,秦风都大三了,我觉得你怀疑他叛逆期不太靠谱,更年期我觉得差不多?”宋义说。

 

唐仁笑了笑。

 

“我觉得五百万你死期也差不多了。”

 

宋义灰头土脸地跟其他侦探汇报情况。

 

“没辙,唐仁也啥都不明白,跟个怨妇似的。”

 

野田昊惆怅:“秦风没了爱情也没了人性。最近天天泡在犯罪大师里,我一上线就邀我solo,我是真的熬不住了。”

 

KIKO冷笑:“谁不是呢。而且最近开启积分赛,他的积分排名超过Q了。Q都在社区问秦风是不是找代打了,怎么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几乎全在线。”

 

宋义趴在桌子上欲哭无泪:“你们还好,秦风手里有我把柄,他积分赛每天到达积分上线以后就强行要求我陪他破双人案件!人做事?”

 

这边侦探圈凄凄惨惨戚戚。另一边唐仁打开手机发现有应用发来消息。

 

是个相亲的软件,他早删了。怎么又来消息了?应用残留?

 

他满头问号。

 

打开以后发现自己预定了一个相亲。女方肤白貌美大长腿,按理来说是唐仁的心动典范,但是唐仁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

 

他跟秦风待一起这么久,脑子也灵光了许多。

 

他各个社交软件的密码都是一样的,秦风知道。所以这个肯定是秦风预约的。男孩的动机他不太明白,只是觉得有点好笑。

 

这是想给自己找个舅妈?还是觉得舅舅单身太久关心一下?

 

还是想把自己推离秦风的身边呢?

 

唐仁把相亲取消了。但是还是按时到了约定的咖啡馆。

 

他知道以秦风的谨慎性格肯定会悄悄过来看。这样他也好找秦风问个清楚。

 

结果就在他发现秦风的时候那男孩撒丫子跑了。

 

他也追了上去,奈何商场里人太多,没两步就跟丢了。

 

这躲自己也躲得太明显了!靠!

 

唐仁一拳锤在墙上,有些心酸无力。

 

这老秦。

 

怎么好好的,就要把自己推开了呢。

 

3.

 

过几天唐仁直接杀到秦风他家堵他却扑了个空,被秦风外婆拽着唠了好久的家常秦风也没回来。没按耐住问了一句。

 

“小风啊,他在学校啊。”外婆突然想起来什么,“对了,唐仁啊,你把这本书给他送过去呗。他忘了带了。”

 

唐仁立马答应下来。

 

他坐出租到秦风学校,让门卫帮忙叫一下侦查系大三的秦风。

 

秦风来是来了,但是隔着栏杆离得远远的。还让警卫帮忙把书递过去,收到以后跟警卫说了两句话就跑走了。

 

唐仁气的牙痒痒。

 

警卫过来了,用很惊奇复杂的眼光打量着他:“我没记错的话那是校草吧,你是他的?”

 

“搭档兼表舅。”唐仁回答。

 

不能吧。警卫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他看你的眼神那叫个百转千回哀婉缠绵啊,我还以为你把他始乱终弃了呢。

 

“他让我跟你说谢谢。”警卫说了秦风刚刚交代他的话,“路上小心些。”

 

“……这些话让他自己跟我说。”唐仁冷着脸转身走了。

 

4.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秦风还是让唐仁给堵着了。

 

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勉强笑笑说道:“小,小唐。”

 

对方没理会,注视着他的双眼说道:“秦风。请你给我解释一下。”

 

唐仁连名带姓地叫秦风名字的时候秦风知道这次躲不过了。但是他欲言又止好几次,还是什么都说不出。

 

“我最近对你撒谎了?”

 

“没,没有。”

 

“还是终于想通,觉得我拖你后腿了?”

 

“怎,怎么可能!”

 

“那你老老实实说,最近为什么躲我?想散伙?!”唐仁整个人像是爆炸边缘的炸药桶一样,但凡秦风一句话不对他怕是要扭头就走。

 

秦风沉默一会儿,苦笑道:“想,想听实话?”

 

唐仁点头。

 

“你,你要我怎么说。”

 

仿佛是将胸膛剖开,挖出心脏,血淋淋的展示在唐仁面前。

 

“说,说我肖想表舅?求而不得惶恐至极?还,还是说我现在一想到你心脏就隐隐作痛,仿佛被撕裂一样。”

 

“我,我明知道你对所有人都好,我,我还是不可抑制的自作多情了。”

 

“我,我不敢表白,我怕你拒绝,又怕你答应,我,我怕我毁了你。”

 

这样背德而无望的感情。

 

我除了逃避,我还能怎么样呢。

 

不想看唐仁的表情,秦风低下头。

 

他知道自己的躲避可能会失去这段亲情。但是他心中逾矩错误的爱让他只能放弃了。

 

也舍得吧。

 

不过是大火中的性命相付,追杀中的肝胆相照,对视中的无言默契。

 

不过曼谷纽约东京。

 

不过是青春中最酣畅淋漓的日子。

 

不过是陪自己直面罪恶的人。

 

没什么舍不得的。


 

……放屁,根本舍不得。



 

秦风刚鼓起勇气想继续说什么,却被一个拥抱止住了所有话语。

 

唐仁抱住了他。

 

紧紧的抱着,极其用力,似乎想把他融入骨血当中。

 

“你别瞎想了。”

 

唐仁说。

 

“什么求而不得,自作多情。分明是你推理太牛逼,把我的心思推理出来了。”

 

“老秦,别不信。”

 

“你是我的可望不可得。”

 

“小,小唐。”秦风鼻头一酸,抱住唐仁,眼泪掉了下来,“要,要是因为我毁了你。”

 

“我,我怎么舍得啊。”

 

唐仁拍了拍他的后背。一直惴惴不安的秦风突然就舒心了许多。

 

“那么多变态杀人犯都见过啦,我还会怕什么?”唐仁大大咧咧地说,“要是有咱俩都解决不了的问题,那怕是超自然现象了。就不归咱们管啊,还担心什么?”

 

秦风把头埋在他的肩上,久久不言语。

 

久到唐仁怀疑秦风睡着了的时候,听到秦风轻笑了一声。

 

“嗯。”

 

5.

 

秦风想过要逃离。

 

但是唐仁用最有力的拥抱提醒了他,他和他都有那颗,不畏惧所有,只因为彼此而剧烈跳动的心。



 

0.

 

叫(さけ)んで 藻掻(もが)いて 瞼(まぶた)を 腫(は)らしても,

不论怎样呼叫 怎样挣扎 怎样哭得双眼红肿也好,

 

まだ君は 僕の事を 抱(だ)きしめ て離(はな)さない,你还是紧抱着我永不分离,

 

もういいよ,已经够了啊。

 

END

评论(9)
热度(9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无为有处有还无 | Powered by LOFTER